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olfhead

头条皆本命

 
 
 

日志

 
 
关于我

来自金星 | 文学少女 | 集英社JUMP系同好会终身会长 | 病娇 | 日常抖S女王 | 傲娇 | 话唠 | 极度正直 |内心脆弱 | 中二病治不好期 | 关注与否看心情的

网易考拉推荐

#Death Parade#第五话:极乐已近正午  

2015-02-11 16:38:30|  分类: ACG研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意转载者请先与我取得联系以征得我的同意后再转载。
-----------------------------------------我是分割线-----------------------------------------
       这一话的信息量看起来很大,不过其实也跟啥都没说区别不大,只是给了很多让我们自己去脑洞的细节。鉴于之前第二话一出来就打第一话脑洞的脸这个可怕的现实基础,这一话的点评反正我也就只是写写我自己的想法,后续又会打脸概不负责了咯。

       先来聊聊那个童话,印象中以前在其他动画里看到过类似的童话(男孩想要传达心意但是他不知道女孩是听不见的,后来从喜欢变成憎恨),不过我也记不清出处了,也许Death Parade里的故事不是这样的。我在意的只是为何诺娜在看这个童话书,而且让德基姆把转盘图案换成童话里的女孩。因为黑发妹子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就无法审判,为何不能单独消除她记得自己已经死了这部分记忆,等她醒来后就说“客人,您醒了,请到这边来”然后接着审判?为何一定要全盘清除?或许是技术做不到,那先不说这个,但是,德基姆说过,到酒吧来的是2个同时死去的人,可是,黑发妹子来到酒吧的时候,是一个人吧?只有一个人为何也会来到酒吧?负责决定将死者送去哪个楼层的是情报部的卡斯特拉,她又为何选择让黑发妹子去德基姆哪一层而不是别人的楼层?这是她的意思,还是诺娜的意思?换言之,诺娜说给黑发妹子3个月的延长期,又是为什么?是诺娜想在这3个月里做什么吗?黑发妹子看到的童话故事的梦境,是她自己曾经读过那个故事,还是她看到的其实是诺娜的记忆?诺娜说,人类的记忆对于审判是必要的,要是3个月后黑发妹子依旧没有任何记忆,又要怎么办呢?衣柜里突然多出来的衣服又是谁放进去(猜测是诺娜),又是为何放进去?黑发妹子会知道自己已死这个事实又是为何?
       奥克鲁斯和诺娜之间的对话看起来也是蛮玄乎的。拿太阳系来当台球来打,是用来他们“高于”人类的地位吗?奥克鲁斯说审判者的工作是“打发时间”,诺娜在回忆起这句话的时候感到了不愉快。诺娜执行审判者工作已经82年了,但是诺娜本人完全看不出年龄的痕迹,再加上“打发时间”的说法,我猜想他们的身体或许是没有时间流逝(换言之就是长生不老),或者就算有,也是非常非常缓慢的。他们已经在这里观察人类很久很久了,就像我们口中的“神”一样。这个世界,每个小时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失去生命,如此庞大的数字看起来十分可怕,人类也认为死人这种事是非常不好,是不幸的,但是,这种事在审判者眼里却只是“打发时间”的游戏,不觉得这样的态度正是卡斯特拉口中的“非正义”的吗?诺娜说奥克鲁斯“脑袋开花了”,其实是个一语双关,一个是奥克鲁斯的头发,确实是一朵莲花(这个等下在下面还要说到),另外是想表达奥克鲁斯“乐开花”了吧,在这个神已经不存在的世界,他们的存在不就等于是神了吗?
       神既然不存在,那么善和恶的判断标准究竟还有什么的意义?神既然不存在,那么什么是真那么是假又孰能判断呢?自称自己是“最接近神的男人”的奥克鲁斯也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在台球上战胜诺娜,那么,要是神存在的话,神会知道吗?是因为没有神,所以才不知道?还是即使有神,也不会知道?我想起了黑发妹子在第3话是说的,没有人能知道,甚至死了都不会知道,但正因为不知道,才会有趣——才不会感到厌倦。
       奥克鲁斯说诺娜像德基姆的时候我是觉得有一点奇怪的。这楼里的审判者那么多,为什么突然点德基姆的名字,是偶然,是因为今天要给德基姆做奎因测试,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也不明白为何说完诺娜像德基姆一样之后加上一句“明明已经受尽折磨了吧”,而不是在说“亏你能一直做审判者呢”之后直接加这句话,中间插上一句拿德基姆的话来对比,好像只要不像德基姆那样就不会痛苦似的,而前一句话的意思也很奇怪,既然“审判者不能放弃审判的工作”,那么诺娜是审判者就必然会一直做审判的工作,有什么好“亏你能一直做”的呢?还是说,审判者为了不再被“折磨”可以选择放弃审判者的身份?如果是的话,放弃后的审判者也会被审判吗?
  接下来我们聊聊德基姆这边的情况。克拉维斯说不能干涉德基姆的审判,还说把黑发妹子交给德基姆处理是诺娜的意思,再回想一下我在最前面探讨的问题,这两句话合起来的意思就是,是德基姆希望黑发妹子作为助手留下来,而诺娜出于(自己的)什么动机而批准了这个特例。诺娜说“人类的记忆不可或缺”的时候,德基姆突然想起黑发妹子怒砸小道具的场景。黑发妹子明明没有记忆了,她那个生气的举动又是怎么产生的呢?人类内心的黑暗,是与生俱来的,还是经历(所以需要记忆)造就的呢?
       这一话最有意思的地方大概就是德基姆引用的《蜘蛛丝》的典故。芥川龙之介写的《蜘蛛丝》,文章的详细我就不一一复述了,我就说说我的一些想法。初看这个故事,最容易得出的结论就是,大盗犍陀多因为曾经放生过一只蜘蛛而获得了一次逃出地狱的机会,所以说勿因善小而不为,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善举,我们也可能因此而获得一个好的回报——简言之就是因果有报应。可是,犍陀多最终还是坠入了地狱,因为他为了自己要活下去的私欲而做出了要摧毁他人活下去之路的恶行,即使犍陀多是做过放生蜘蛛的善事,但这一次的善举并不能表示他就不是一个恶人,不能代表他就不会做恶事,光看某一次的行为就判断一个人的善恶,是极端片面的,这也是为什么前几话解说作品世界观时居然说酒吧里做的审判是善恶的审判表示很不喜欢的原因之一。佛因为犍陀多的一次善举而给了他一次生存的机会,然而犍陀多并没有因此获得的拯救,因为并没有洗涤他的灵魂,即使他获得了一次机会,他的思想、他的本质依旧没有改变,那么结果就不会改变。由此我又想到了黑发妹子,她虽然被暂时延长了审判时间,现在以审判者的助手的身份留在酒吧里,但她最终要接受审判的结果也不会改变。
       在极乐的世界里观察着地狱里的人类,极乐的世界是那样的美好,地狱的世界是那样的恐怖,只是静静地看着,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审视人类的痛苦。为犍陀多放下救命的蜘蛛丝,不过是佛的“一时兴起”。佛不会亲自去拯救坠入地狱的人类,佛可能永远不会拯救这些坠入地狱的人类,人类向着神明祈求获得拯救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神早就不存在了”啊。审判者不会是救世主,留下黑发妹子的行为或许也不过是一次“一时兴起”而已。
       有人说,犍陀多要是不往下看,或许就已经爬到极乐世界去了。说是很容易的,但是,人是有情有欲的生物,为了活下去,为了满足欲望,就自然会堕落。更何况极乐的世界距离地狱的世界是那么地远,犍陀多即使不往下望,也不见得能活着爬到终点——所谓向生的机会是如此的渺小啊。然而,无论身处怎样绝望的处境,人类还是想要活下去,还是没有失去希望,这一点难道也是错的吗?试想,如果给的不是蜘蛛丝,而是一根柱子,犍陀多还会将其他罪人踹下去吗?说不定他还会去通知其他人一起逃出地狱呢。这样的话,我们还能认为犍陀多是个无可挽救的恶人吗?所以,我一再强调,极限状态下审判人类善恶完全没有意义。
       前面我说到过,奥克鲁斯的头发绑成了一朵莲花。佛教里,佛祖不都是坐在莲花座上的吗?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是圣贤的象征。我想奥克鲁斯的发型之所以选择莲花,也是出于这个理由吧。在极乐世界里,地狱就在这些圣洁的莲花底下。极乐的世界只是相对,是建立在地狱之上的世界,这大概是审判必须制造出极限条件的理由。我原本是想,极乐世界既然是建立在地狱之上,就意味着没有地狱的苦难就不会有极乐世界的幸福,所以必须2个人一起审判,用一个人的“虚无”来换取另一个人的“往生”,不过第3话有例外,最后这一点或许在这部作品里并不成立吧。

       顺便一提,标题“极乐已近正午”,是《蜘蛛丝》里的最后一句话。原文,佛是在清晨把蜘蛛丝抛了下去,而蜘蛛丝断的时候,就是“已近正午”。正午是阳气最足的时候,但同时也是要开始转阴的时候(物极必反)。看到救命的蜘蛛丝,是件好事,但它或许又是一个大坏事,给了人本不该有的念想,所以从一开始就不要看到这根蜘蛛丝,也许会更好,反正结果是不会改变的,一切都不过是命中注定——逃不出来,是命运;逃得出来,也是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