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olfhead

头条皆本命

 
 
 

日志

 
 
关于我

来自金星 | 文学少女 | 集英社JUMP系同好会终身会长 | 病娇 | 日常抖S女王 | 傲娇 | 话唠 | 极度正直 |内心脆弱 | 中二病治不好期 | 关注与否看心情的

网易考拉推荐

14年7月新番#Tokyo残响#7-9话观后微讨论:死如秋叶之静美  

2014-09-15 16:50:02|  分类: ACG研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话的棋盘因为官方的错误太多,我之前尝试解说发现一下就写了3000多字了……后半部分的走法完全就“这下得是国际象棋,你逗我?”,所以就不放在分析里了。而且对剧情的理解也不重要,我看有时间的话再单独补一贴吧,没时间就算了【【
       官方拖了一周,跟着我也就懒了一周,结果一拖再拖,变成3话分析合一了。或者该庆幸前面的分析写的足够多,而且很多都写中了,标注上以前在哪话里写过的部分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心塞,虽然知道必然是这样,自己也说过好多次了,但是真的看到这样的剧情之后还是觉得好心塞。写了前面忘后面写了后面忘前面写着写着忘了要写什么了系列,大家轻拍呗。

有意转载者请先与我取得联系以征得我的同意后再转载。
-----------------------------------------我是分割线-----------------------------------------

       第七话的标题“DEUCE”,意为“平手”。我原本倾向于翻译为“平局”,可是“平局”英文表达是用draw,所以还是翻译成了平手,即意味着是说FIVE与NINE两个人彼此是平手——不只是说这一场比赛,而是长久以来。尽管在NINE的回忆里我们总看到FIVE将其追得几乎走投无路,但过去的比赛始终没有分出最终的胜负。上一次爆炸案,NINE没能成功阻止,本场的较量,FIVE没能打赢;两次比赛都以平局告终,这致使NINE与FIVE再次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彼此作为势均力敌的对手,进行日后的较量。
      就本次对决来说,FIVE实则还是占了上风,所以这个平手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平手。对于FIVE而言,理沙的出现属于可控范围之内的意外,她的存在对于FIVE的棋局不具有关键性的影响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静止的炸弹;从一开始,NINE就没有猜对谜题的答案。NINE与FIVE构成不了平手,而是FIVE一个人与柴崎、NINE两人之间,打成了平手。真正被将军的人是NINE,所以炸弹去了被将军的人那里。实际上我不太理解为何NINE会没有想到炸弹会移动这一点,高手之间对决的结果怎么可能从一开始就圈定得了位置呢。从FIVE嘴里得知理沙与炸弹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与TWELVE通电了解情况,难道他以为FIVE在骗他吗?不过鉴于棋盘走得乱七八糟还错误层出不穷,估计STAFF其实不是很懂象棋;以及NINE低估了FIVE的疯狂程度,或者以为TWELVE一个人就在解决炸弹的同时也解决了理沙的困境。这两个问题姑且就略过不说了吧。
      除此之外,在体育竞技里,双方在到达满分时仍未分出胜负(遭遇同分),则先赢2分的那一方将获得胜利,在最后2分较量时的那个同分状态,亦称作“DEUCE”。所以,从第七话之后,在最后一战以前,中间必然还有一场对决,而显然这场对决,依旧以理沙被抓的第八话结尾开始,以第九话的比赛结果算(NINE与)TWELVE暂时领先一分。

       下一个要谈的内容,是FIVE对朋友的定义与其对柴崎的定位。尽管理沙显然不可能接受过如同他们当初的训练,其慌张的姿态也暴露了自己就是个不懂行的普通人,可FIVE全然没有考虑过,既然是NINE圈定的人选,自然是有什么用意。不仅将朋友简单地定义为是“弱点”,也没有考量NINE等人安排这一插曲的用意,这并不像FIVE一贯严谨的作风。明明已发现了对方使用的假卡存在瑕疵,跟丢了TWELVE后,也没有试图通过这一手段来辅助捕抓工作,反而交给自己最看不起的警察,这种表现与第六话讽刺警署甚至排斥警察参与的FIVE也有所出入。抛开这两个奇怪的问题不谈,单单谈论“朋友”定义为“弱点”和将柴崎称之为“狗”的行为,说实话我感到蛮痛心:孩提时代被灌输“无人爱,毋爱人”这一理论的FIVE,如今真的遗失了作为人的情感。NINE与TWELVE虽然是恐怖分子,但这样冷酷无情的FIVE更是无可救药的坏蛋。我不知道她自己是否明白,她的下属因为担心她的安全多过她的“失败”而主动开枪,她对克拉伦斯的信任不亚于NINE对柴崎的信任(我不会将克拉伦斯也放进她的“狗”的行列里,我仍旧希望她也能获得救赎)——这当中虽有无可奈何,但又是顺其自然。她即安分地接受了命运(被美国机构带走),故干脆“享受”这样的安排。
       TWELVE说NINE很“相信”柴崎,这句话果然不出意外地成为了一句“预言”。我们可以把这种信任解读为是NINE看得起柴崎的能力,但这当中还有NINE作为一个孩子对成年人的“依赖”,一个“普通市民”对警察的“依赖”。我说NINE是“普通市民”,因为在他们面前,FIVE才是那个“恐怖分子”,这个本应在他们的世界里死去的人竟然涅槃归来,并一次又一次要将他们逼入绝境。而无论是理沙,是FIVE,还是NINE与TWELVE,他们在成长过程中都缺乏来自成年人的“爱”,对柴崎这份难能可贵的“信任”将是他们(NINE)残存于心中、被称之为“人(孩子)”的希望。
       因为信任柴崎无论遇到什么难题都定能破除,就像在孩子心里,父母永远是最棒的,所以NINE才安心丢下机场中的普通市民前去对理沙施救。对理沙,NINE心里有很多很多的矛盾。一方面,他相信理沙可以完成他们交托的任务,所以放心大胆地继续棋盘的游戏;另一方面,他又并未将理沙真的视作与TWELVE同等地位的伙伴,因为理沙终究与他们是不同的——他们必然朝向着死亡的结局走去,但理沙应该有她自己可以走的路,所以NINE才说了一句“没办法”,所以NINE才一次又一次“舍弃”了她,就像“舍弃”了那些可能会被他们的炸弹所波及的无辜群众那样,将其化作自身罪恶的一部分,做好了至死也不能原谅自己的打算。这种做法看起来很有思想觉悟但实则也是自私的想法,NINE清楚这一点,可是他自己没有办法,他便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柴崎,一如既往地不负责任,就像孩子闯下的祸,却去让父母去收拾尾巴。

       在第六话的时候我说过【戳我】,NINE与TWELVE将再次遇到是否要去拯救的命题:从前是FIVE,如今是理沙。不出其然,在第七和第八话都出现了这个选择。这个选择,对体现他们观念与心态上的转变非常重要。在过去,对于没能拯救FIVE,TWELVE只是轻描淡写的认为是没办法的事,而NINE却始终耿耿于怀,认为自己的能力不足应当为此负罪;而如今,对于是否要去救出理沙,TWELVE是态度坚决,将其视作了最高“使命”,而NINE倒只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对于TWELVE的变化,如第六话时谈到过的【戳我】,他自己在“深入”的过程中,自己也一点点的被“渗透”了。从TWELVE坦白自己的特异能力之后,第八话里再次看到羽毛飘荡的画面。过去的TWELVE,笑容里掺杂着戏谑,他眼中的世界,灰暗而没有光泽。可是,在遇到理沙之后,这个有着如他们般眼神混沌的女孩子,竟是如此善良和纯洁,这个让他好奇的存在,使得他不仅仅开始对理沙感兴趣,也开始对这个世界感兴趣。其实他开始发现这个世界变得漂亮起来,开始觉得这个世界也许还是存在美好的事物——并默默地告诉自己这样去相信。从开玩笑一般说着希望找个女朋友的话,到第八话执意要拯救理沙,甚至愿为此放弃自己与伙伴NINE的“复仇”,TWELVE终究落到了地面,真正成为了一个人。就像我此前在乐评【戳我】里说的,他在心中希冀着的,是自己若是个普通人就好了:那样就可以和理沙看着同样的世界,活在同样的世界,过着虽然单调但却自然的生活。
       那么NINE又是否有变化呢,答案当然是“有”,这体现在上面说的他对理沙有着矛盾的感情,也体现在他为何要执着于行动的行为上。在第七话中,听到FIVE把理沙抓了之后的震惊,并不是“在意”,而是他不希望理沙成为自己要背负的罪恶。我认为NINE所拥有的是与TWELVE不同的爱,变成了一种“大爱”,一种从拯救某几个人,到拯救全部与己相关的不幸的“大爱”:尽管谁也进入不了NINE的内心,尽管他自己也不会去深入他人的心灵,他依旧“爱”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即便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即便自己被这个世界伤害得体无完肤,他还是想要去“拯救”,为此他拒绝一切的温暖,只为着他人要幸免于难。他的孤傲既是因为其自身的经历,也是他对自我的一种放逐,对未来的舍弃。“寄托希望于我身是毫无益处与愚蠢的行为”,他这样告诉别人,也这样催眠自己。他认为眼前的世界并不属于自己,他只是行走其中的过客,时间一到,自然消失。所以无所谓情感,所以无所谓羁绊,这样冷漠地对待他人,自以为能够不留遗憾,自以为能够减轻心中熊熊燃烧的罪恶感——对于他与TWELVE强加于世界的自我意志的罪恶,对他与TWELVE的所作所为所带来的伤害的罪恶,对为什么活下来的是自己而不是其他小伙伴的罪恶。

       从FIVE插入进来后,NINE与TWELVE的目的似乎有些变得模糊不清,这与他们自身的变化和动摇不无关系。无论是作为恐怖分子却去拆除炸弹,还是要求警察去保护普通市民,看起来都与他们自身的色彩格格不入,但又正是因为这份格格不入,暗示了他们最终的意念绝不只是“复仇”这样的黑色话题;而第八话里,NINE对他们行动的目的再次强调了“过去”这个关键字眼,我想,他们必然还是要去“拯救”——为了让那些白白失去未来的孩子们鸣冤,为了让懵懂得大笑的普通群众记住他们的存在,为了让这个世界不再有这样的悲剧,以此打破这个无情世界的冷漠与不合理。而在过去一再想要去了解斯芬克斯的心思的柴崎,在第八话也说了很关键的话,就是他谈及到为何斯芬克斯会被年轻人当做英雄的那部分。我想,这几位遭到不公正对待的警察,也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感觉:如今的规则里存在着不正确的地方,如今的政府暗藏有什么阴谋。他们要维护的是世界,但绝不是包庇黑暗阴谋和不公平规则的世界。从这个角度、再加上第七话里斯芬克斯一号对自己说的话和要自己做的事一起来看,斯芬克斯或许真的应当称之为“英雄”:虽为黑道,却又仁义,以一己之力,逆世界之强权。

       就目前九话的感受来说,第七话的表现实际上我是很不满意的,严格来说第六话也不是很满意,一来是FIVE的表现存在前后矛盾和安排上的突兀(想想一共就没几话),二来是有些前面铺垫的很好的线索都被浪费了,比如理沙的母亲,理沙的转变,柴崎没有忘记的自我发誓,死去的秘书,等等。不过所幸,那种带有中二气息的冒进节奏没有往下延续,第八话和第九话的感觉就比较好:不仅是警察的智商这一话总算是扳回了一点,在矛盾冲突、角色内心变化方面也终于延续回前几话(心塞)的风格。具体的内容倒是没有太多需要更新了,因为在前面的分析和乐评里我都写了足够多的内容。首先,关于雅典娜计划,已印证确实如我前面所猜测的学者症候群【参见第5话分析:戳我】(除了第6话分析时提到NINE说过他们几个脑袋都有病之外,第八话时FIVE也切实出现了头疼的镜头,第九话FIVE最后直接倒下了),当年的派系领导与实验有关【参见第4话脑洞:戳我】也在前面提到过了(至于雅典娜计划和间宫这两个设定,基本可以参照二战时禽兽般的日本和二战后日本依旧一大堆人鼓吹要第三次世界大战来恢复日本地位的状态加上日本政坛向来有着个人想要成为历史上的怪物这一理念来理解就行了,我就不多说了),就等着最后会不会把秘书的事再说出来,让柴崎即使丢了工作也要把夏日的桎梏解开;第二,关于他们没有未来的说法,前面提到诸神黄昏的时候参见第5话分析:戳我和第6话分析:戳我我就说过了,只是我真的完全没有去想过他们居然是这样的形式死去——我还是太温柔了一点,直到第九话的剧情斩钉截铁地告诉我,就是这种必然死去、默默无闻死去的方式,我才恍然发觉:对,这才是最狠、最悲剧、最无能为力的死法,而正因为他们的命运比诸神黄昏的预言来得还要真实的与不可抗拒,才使得他们的抗争愈发表现出如诸神般灿烂的英雄光辉。
       第八话还有一个细节我是十分喜欢的,那就是技术部的木下课长接到柴崎电话的时候,回望了一眼怀孕的妻子和自己的儿子,说回头再回电话。15年前的柴崎,因为家人(孩子还小),不得不接受调职,不敢再进一步违抗权威(尽管他并未想过要放弃践行自己的价值观),15年后,孩子长大了,可以独立了,可以替他分担保护家人的责任了,他终于想要自私一回,去守护他不想放弃的那份正义。而15年后的今天,木下面临的,是15年前柴崎的处境。他的孩子还小,他的家里还将诞生新的生命(希望),这是他最想守护的东西;但他同时又知道自己作为一个警察应该肩负的责任,而且在知道当权者包庇、和无视平民性命时,心存良知的他感到了愤怒(一如前面警察调查资料泄露时,他愤怒地锤击桌子、将东西扫落一地)。这两种感情杂糅在了一起,所以他犹豫了一下,纠结了一下,正是这个小小的迟疑的镜头,让这部作品的真实感剧增,也更好地勾勒出人的真实模样。比起羽村因为有“后盾”所以胆敢摆出“英雄主义”的架势(这当中也带有年轻的鲁莽),木下在这份迟疑后的选择才更难能可贵。有时候我们也会处于这样两难的判断里: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家庭而没有跨过障碍勇往直前(超越自己对死亡的恐惧、超越自己对失去重要之物的绝望、将“小爱”转变为“大爱”),究竟是自私的,还是可以理解的。所幸,木下的选择告诉了我们一个英雄所能给出的最好的答案,他用短暂的停顿安妥好他需要安妥的人和事,随后再转身投入到“战斗”之中;柴崎会突然回家看望女儿,询问自己妻子的状况,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样想想,再返回头去看“英雄”的问题,又回到我方才提到的两难判断中了。“以牙还牙”的斯芬克斯,要揭露当年的丑恶,要让罪恶之人付出代价;柴崎等人无法接受当局以牺牲普通人的生命(与幸福)来达成任务故铤而走险。这群悄悄做着调查的警察和斯芬克斯在本质上究竟有多少区别?在第八话的时候,柴崎询问过自己的女儿关于自制核武器的事,得到的回答是制作者本人无法承受核辐射的痛苦。可是,对于没有未来的人,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既然死亡不过是必然要走的路,还有什么是可怕的呢?无惧献出生命的斯芬克斯,若其行为最终能够唤醒这个世界良知,能够让悲剧不再发生,能够让罪有应得者获得审判,竭力不让平民受伤的斯芬克斯又为何不能论作为“英雄”呢?

       第八话插入曲《22》,对第八话的意义提升功不可没。首先,这首歌响起的时候,理沙刚好醒来,而歌词就是以“wake up”开始——当然不是这么肤浅的字面意思!这个“醒来”从这里开始暗示的是希望的崛起。我在前面就说过,理沙代表的是黄色的希望(VON)之光,不仅仅是她要醒来,她醒来所代表的意义,是这个世界也将要醒来。但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这首歌更具有意义的地方,是说出了TWELVE的内心。“I can see,the color of her hair,the tears in her eyes”,句中的“her”说的就是理沙的,在这里,“wake up”说的是TWELVE的“醒来”,一如我前面提及TWELVE的变化,TWELVE在遇见理沙、接触理沙、深入理沙的过程中,自我的意识“wake up”了。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希望让普通人卷入这场灾难之中,他的眼睛里不再只有灰色(“Darkness disappears into light”),他开始变得期待明天,期待自己能像普通人那样,上课,恋爱,结婚,等等(“The lightest feeling dawns with the new day floating”)。如今他的特异能力终于变得有所意义,在这双“perfect eyes”里,他看到了想要守护的风景(“save this sight”)。可是,这首歌同样也给出了TWELVE的结局,那就是这些景色终究是会离自己而去,伴随自己生命的一点点的减少而离去,燃成灰烬,沉入深海(“slips away into the breaking waves”、“fall away into the rush of days”)。所以他“must say goodbye”——对这个世界,他必然是要说再见的,在这之前,他将要对理沙说再见,也会对NINE说再见,而且必须要现在就说……第一次“wake up”,是遇见了希望(VON)之光,可下一次“wake up”,是就要化身恶魔无法与这个世界和平相处,是无法与“你们”站在同一个立场,是无法守护“我”想的一切,是“我”已离开你们了。最后,出现了一句Wake up in an older world”,这并不是说他要坠落到了过去痛苦的世界(孩提时代),恰恰相反,是如今的斗争太过痛苦,是如今与“你们”起了分歧太过痛苦,是如今要与“你们”分别太过痛苦,所以想要逃,逃回到当初“我们”像普通人生活的那段短暂的光阴里,逃回到初次与“你”相遇的那个日子里,逃回到一共和睦相处的那段记忆里,品尝如蜜般清甜的那些个“sight”。前面的歌词里“waving goodbye”的主语是“她”,原因也是在这里——因为自己不愿离开过去的河流,但是不管自己怎样留恋,时间还是飘走了,回忆还是离自己远去了(“ slowly sinks back into the sand”);another life is calling my name”说的是自己再也不能躲在“Strangers smile for no reason at all”的甜蜜小屋里,必须面对眼下这种痛苦的现实,前面的“wake up”也是在表达这么个意思:第一段的“wake up”,用八音盒的声音来暗示自己并不是身在现实中的“醒来”,而是逃避在过去的自己于回忆的小屋里“醒来”(所以美好时光只是在不停地离去,伴随着自己的一次次醒来,过往的回忆越播越快,很快,这些甜蜜回忆就要重播完了,届时,“我”将不得不“醒来”),第二次的“wake up”,才是真的“醒”了;只是醒来后的世界并不是美好光明的世界(虽然“我”这样希冀,但因为“我”知道这种希冀只能从奢望账户转出,所以才会转而期待永远不要醒来),而是从沉溺在过去的回忆之流中回落大地。另外,这首歌取名为“22”,晚上10点,正是第九话里,TWELVE找到理沙时的时间(FIVE说不会在10点就结束派对)——以此作为“wake up”的时间,着实耐人寻味。

       FIVE初登场时在车上唱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而第八话标题又恰恰是这首歌里的歌词My fair lady,很自然地让人联想到这当中必然有什么暗喻。首先,我认为FIVE会唱《伦敦桥》这个童谣,显然是当初在雅典娜计划的实验室里学的,而这首童谣的黑暗色彩也符合实验自身的特征。其次,就是这个fair lady指代的是什么呢?先撇开内在含义不说,这首童谣从歌词的语气上看,唱歌的人或是亲眼目睹了桥的坍塌,又或是被他人告知了桥的坍塌,而听(歌)的人,正是“fair lady”,即是说,这位“fair lady”是不在现场的第三人,是仍不知情、傻傻的相信着London bridge还能坚守的人,那在剧情里,显然指代的是理沙;London bridge的倒下,是贵族时代辉煌的即将覆灭,对英国女王而言即是噩耗:理沙正是这首歌里的“英国女王”,对于理沙来说,London bridge就是NINE与TWELVE——这两位少年如今就是她的城墙,支撑她活下去、给予她生存价值的“大桥”。London bridge要倒下,即是第八话里FIVE口中所说的“NINE与TWELVE‘没有未来’”:展露出FIVE的自信的同时,也暗示了NINE与TWELVE必然要走的悲惨结局。

       在第九话的开头,淋着雨与其他群众背道而行的NINE,与当初离家出走时的理沙,不觉得很像吗?理沙选择坐上了TWELVE的摩托车,成为伙伴,虽然因此生命遭到了威胁,可是,在摩天轮上,看着曼妙的城市美景,她突然发觉自己第一次觉得站在这样的高处看去,这个世界也是挺美的,和此前自己一直匍匐在地所看到的景色完全不一样。她还是想要感谢,感谢TWELVE和NINE带她走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让她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世界。所以,就在这最美的地方死去,并不会觉得后悔,反而觉得自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终于变得有所价值,似乎应该面带微笑。只是这份自我牺牲的情怀,对TWELVE绝不是救赎,若此时TWELVE逃走,他将永远沉沦在地狱里,翻不过身来。让TWELVE逃跑,其实也带有理沙对TWELVE的羡慕——羡慕TWELVE依旧有人可以依赖,羡慕依旧有人需要依赖TWELVE。所以理沙说出了那句“NINE一定很需要TWELVE你”,所以说这话时的理沙,神情才会那样落寞。理沙说的这句话,也是第九话全话里最强力的一记补刀。比起FIVE用“不会原谅你”的精神攻击,还要厉害得多。TWELVE深知NINE因为他的“随便”变成了孤身一人,深知自己是无法舍弃NINE独自生存。他和他,他们之间还有没有完成的事,他们之间有太多的羁绊。如今最需要坐上摩托车后座的人是NINE,可TWELVE却回不到那里去了。NINE扔掉了新藏身地点的钥匙,独自赶往放置模板的隐藏地点,以这样的实际行动,来表明自己已经认定了TWELVE为“背叛者”(或者说,他认定这次TWELVE无法从陷阱中逃脱,那么终究是会“背叛”自己)。但是,TWELVE真的背叛了NINE吗?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没有时间了,所以才要去,说出这句话时的TWELVE,只是和木下课长他们一样,想着安妥好自己要安妥的人之后,就能无所畏惧地投身于狂风巨浪之中,如此而已。还记得我在第六话不断强调的“不随便起誓”这句预言吗?当时我就说了,不要深入,是因为一旦深入,即意味着是缔结下“绝不背叛”、“彼此守护”的“誓言”【参见第6话分析:戳我】,TWELVE对理沙践行了这一“誓言”,无形中意味着没有与理沙缔结“誓言”的NINE将会遭遇“背叛”——不是TWELVE想要选择的背叛,而是来自TWELVE对理沙的“起誓”。FIVE的那一通电话,将陷入了无法解除所有炸弹这一噩梦中的TWELVE叫醒,又将他推进了虚无缥缈的幻想之中。在最后的关头,TWELVE把模板的隐藏位置告诉了FIVE,不单单是拯救理沙和自己的性命,他其实是在幻想,幻想着得到模板后的FIVE会放过他们,幻想着只要这个模板没有了,行动无法继续了,他们就可以重新选择,让自己在最后的日子做回一个普通人。
       在过去的行动里,TWELVE曾质疑过作为恐怖分子却去拆除炸弹的决定;对于第六话的列车爆炸,他关心的不是平民的伤亡,而是NINE“没事吧”。可是,直到理沙遭到了伤害,他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期待的是什么东西。这也正是理沙为何要被称作“希望(VON)之光”的。看起来一直没有什么作为,却又正是这份单纯让TWELVE发现“普通”是如何的难能可贵,也让TWELVE明白了,世界这么大,总有能够理解你的人,而黑暗也永远不会是世界的全部。虽然是没有未来的人,但是,就如第九话里青木所许愿的,如果他们能够在某个角落里好好地生活,那就好了。TWELVE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本可以选择在最后的时光里过得像普通人那样,即便单调却还能微笑的生活;如果他们放弃行动,他们便可以一直在理沙温柔与善良的世界里活到最后一刻。然而,让他们从这个甜蜜小屋里“醒来”的正是他们自己。从这个角度来说,FIVE可能还是要更幸福一点。对于现在FIVE而言,FBI也好,地位名誉也罢,其实都是无所谓的东西了。淡然地说出NINE与TWELVE没有未来,也就是默然地接受了自己没有未来——只是没有通常人眼中的未来。所以FIVE很坦然地接受命运赐予她的东西,她随波逐流了。直到命运让她再次与NINE和TWELVE相遇,她发现,她的London bridge回来了——既然生命如此短暂,而“我”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只剩下过去的话,在最后也请陪着“我”“看完”过去的那些影像,即使到死也不要分开,永远、永远沉溺在那个记忆的小屋里。

       前面提到谁也进入不了NINE的内心,这里再稍微补充一点点。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无论是TWELVE、FIVE还是理沙,其实都在围绕着NINE转动。理沙羡慕TWELVE对NINE如此理解且NINE又对TWELVE有强烈的需要;NINE对于TWELVE而言同样是支柱的存在,所以愤怒地冲着FIVE喊出“闭嘴”;FIVE更是从始至终眼睛里关注的全是NINE。所有人如此一致地想要靠近NINE,想要接近NINE,想要去“爱”NINE,因为最可怜的人就是NINE,他是唯一一个迄今为止从未感受到过这个世界的风的人。第九话的结局我不喜欢,因为太残忍了。炸弹被解除后的紧张在“背叛”的内疚与自责的协助下萦绕心头,NINE正准备撤离时却遭遇警察的围堵。我突然觉得,就这么被抓住算了吧,就这么死掉算了吧。抗争太累了,太痛苦了,不如顺着命运的指示就这样结束了吧。STAFF们太不温柔了。如果NINE能抢先一步,在刚走之后警察才来的话,多一点时间展露NINE对于TWELVE的“背叛”感到愤怒,反倒好受多了。我希望看到他学会倾诉出自己的感受,而不是面无表情地接受。即使只有一个人也要实施行动的孤注一掷,即使只有一个人也无所谓的心如死灰……这幅心已死的神态,反而愈发让人心痛。

       名为“恐怖”的这部作品里,确实充斥了很多恐怖的元素,比如原子弹,比如爆炸,比如你追我赶的逃亡,但真正的恐怖,不是死亡,而是对死亡的早已知晓,是人性的灭绝。理沙与NINE他们,从相遇,到再见,不过短短一个夏日而已。NINE、TWELVE包括FIVE,他们所制造的轰动,也不过一个夏日的效应而已,但终归会被时间淹没的。这群从未拥有过夏花般绚烂出生的孩子,死亡时却是能获得如秋叶般的静美。人们会说,啊,恐怖终于消失了,终于能够回归日常的生活了,那样的没心没肺,那样的若无其事。可目睹了这一场浩劫的见证者理沙,无论过去多少个日月胸口也依旧会隐隐作痛。夏日的桎梏“延续”下来了,她逃不走的;她也不会逃跑。因为她已经感受过世上最痛的情感,便不会再畏惧未来的受伤。因为她已经学会用自己的双脚奔跑,便不会再迷途中停滞不前。这样的她,正是诸神黄昏里幸存下来的人类,将化身为新的世界和新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