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olfhead

头条皆本命

 
 
 

日志

 
 
关于我

来自金星 | 文学少女 | 集英社JUMP系同好会终身会长 | 病娇 | 日常抖S女王 | 傲娇 | 话唠 | 极度正直 |内心脆弱 | 中二病治不好期 | 关注与否看心情的

网易考拉推荐

[讨论][塔科特][14&15&16简评]当想做的事与必须做的事一致的时候  

2011-01-26 23:44:41|  分类: ACG研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前因为考试而使得14、15话的简评拖延了,这次连带16话一并补上。

=======我是分割线=======

       14话开始更换了新的OP和ED,画面伴随着十分好听的音乐一页页翻跃而出。新OP里最值得注意的就是,日死巫女出现时,背景明明是姐妹二人,但是姐姐鞠 野却不在画面里。为了保护妹妹而战的鞠野,在赛巴迪复生过程中险些被侵蚀殆尽。但是即使在恐惧中也没能忘记对妹妹的约定,没能忘记守候的誓言。然而,在战 胜了邪恶赛巴迪的初次侵袭之后的她,却在赛巴迪力量之下目睹了这样残酷的一幕——原来自己并不存在。当年在哭泣的人,是水野,鞠野竟然是水野制造出来的模 拟家人!因为害怕,因为孤独,因为“希望想一些快乐的事”,水野的巫女能力在年幼的岁月里就悄无声息地按下了启动。水野真的很单纯很善良,而她也正是因为 这份偷袭明亮的天真才被班长妮琪·凯特狠狠地利用了一把。又一个巫女的封印被解开,绮罗星将迎来第三阶段的研试,启程之日的脚步似乎越来越近的。

       第15话通过日死之巫女我们得知了这些身有印记并肩负职责的人是如何被命运的重担束缚的。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逃离这个小岛,如果企图离开,将无限轮回至念 头萌发的那一顷刻。动画对日死之巫女的描绘虽较气多巫女要多,但是却依旧遗憾地有些虎头蛇尾。能够制造分身,还能拒绝进入零时空间的日死之巫女的真实能力 并未能被充分展示就已离开了舞台,巫女的赛巴迪难道仅仅只是摆设而已吗?我们或许只能这样去解释:水野没有见过赛巴迪之间的战斗,不懂得怎么去做。可是在 那种恐惧、可谓生死关头的前提之下,甚至不如过去忧伤时创造分身的反应力实在是不太合常理。

       而这几话中,海德的表现无疑是最出色的。他不出众人所料地是在利用着人头狮,并且对诹访说的话也是带有目的地做意识引导。按照妮琪·凯特说的,身上有印记 却能拒绝进入零时空间的人,即使在绮罗星里也是少数,而海德正是其中之一,仅此已能觉察到他的强大。更让人惊奇的是,16话中竟然告之观众他也是银河美少 年,这又一次回到了我曾经提到的问题——银河美少年不止一个,那么银河美少年的判定标准到底是什么?仅仅是身上有印记而已吗?此外,既然同是美少年,两部 赛巴迪的外形也极为相似,塔科特的赛巴迪道伯恩既然已经是第三阶段,那么海德的赛巴迪是不是也应该是第三阶段?可是从实力来说,最后依旧是败给了塔科特。 若海德的也是第三阶段的赛巴迪,他一早就可以出手消灭塔科特——按他的说法,第二阶段没有胜算,但只要是第三阶段,就可以赢。那么海德是因为过于自信所以 才有意将对决的一幕留在日死之巫女的封印被解破之日的吗?

       关于海德的疑问,我想最多的,应该是他作画的最后,以R字签名。海德是第一个说出塔科特来小岛的目的是寻找父亲的人,并且是在塔科特初次登场之后,他立刻 就判定结论。不少观点是猜测他与塔科特生父有密切关系,但我认为仅以一个签名做论断,还为时过早。或者将其的行为称为是一种对画家敬仰的模仿,可能更为恰 当。

       要说海德最奇怪的行为,莫过于在判定日死之巫女身份这件事上。他是如何知道鞠野是水野的分身的呢?他既然知道,何不一早就将水野抓获?以我来看,鞠野于 他,不过是用来测试Ayingott的性能是否正常,而他与妮琪·凯特的对话中也提到了认为Ayingott性能正常的话。倘若这条推测是正确的,那就表 明,Ayingott并没有固定的驾驭者,只要是驾驭者,都可以驾驶它,而海德必须先确认其是否能正常运作,以便日后做出利用。

       和子与诹访因为其自身的赛巴迪对Ayingott残留有记忆因而在见到这台赛巴迪之后能辨认出来,这也暗示了,Ayingott曾经与王之柱战斗过。那 么,Ayingott与王之柱的损坏,是因为当年这两台赛巴迪曾经发生过激烈的战争吗?但是从14话来看,王之柱仅仅靠第一阶段的能力就将 Ayingott完全镇压住了,Ayingott的深层力量到底可能强到什么程度,我们不得而知。

       16话终于揭示了当初塔科特相册中的人物的面目。原来他们都是塔科特曾经最为珍视的友人。那个只剩一年时光的少年夏生,是他对生命的热爱与追求点醒当初颓 废、沉闷的塔科特。如今的塔科特,嘴巴里说的那些口头禅,不正是当年夏生说过的话吗?如今的塔科特身上有着太多过去夏生的影子,相信这不会是塔科特的最 后,他定将会在日后的生活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角色。而那位女孩晴莱,或许就是塔科特怀表中的照片上的主人公,关于她,我们了解的还不甚多,不知道这位少女曾 经有给过塔科特哪些的启示,现在又人在何方。在塔科特的这段回忆中,最让人注意的就是水野以灵魂的形式出现了。探知他人的情感或许也是水野作为日死之巫女 的能力之一?但是那是的她印记已经消失了啊。

       看过14话之后,有一个问题是我们探讨的焦点,那就是最后的那位巫女究竟是谁。除掉我们说之前鱼妹妹走的时候,明显是四位巫女同坐一辆巴士这个伏笔暗示了 班长的可能性以外,我认为14话中有很清楚的线索告之了我们妮琪·凯特是巫女的可能性很大。首先,鞠野对着妮琪·凯特欲说又不敢说的“你是”,而妮琪·凯 特则挑衅般地接了一句“我是什么”。因为Ayingott能看到巫女,那么假若妮琪·凯特就是巫女的话,那么鞠野一定是看见了她。但是鞠野还是住了口,所 以妮琪·凯特说她不打算管别的事——因为鞠野的任务只是找日死之巫女,剩下的那位巫女,不是她所需要负责的。而妮琪·凯特能够让日死之巫女的印记发光,这 一点是不是应该只有同为巫女才能办得到——巫女的封印被解开时,其他的巫女是有感觉的,说明相互之间应该有某些感知性的联通。妮琪·凯特若是巫女,那么她 与海德的联手便有多种的可能。海德显然知道她的身份,却没有公之于众,并且妮琪·凯特通过与海德的联手,才能稳坐绮罗星第三队队长的位置。此外,因为与海 德联手,自己的身份也能得以隐藏。妮琪·凯特是否真的会伤害和子,解除和子的封印,对于这个问题,我比较倾向于肯定的回答,但是她这么做的原因,却不一定 真的带有恶意,而海德多半是觉得妮琪·凯特有值得利用的价值罢了。如今,绮罗星的各个领队,第二队队长海德已被击败,第四、第五、第六队队长在与塔科特的 对决中也均全部以失败收尾,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是最有说话权的了。她与海德的联手,无可厚非,也可以说是最强组合,那么接下来的战斗会出现一些怎样的桥 段,实在让人非常期待。

       绮罗星第一队队长“国王”的位置依旧没有落实,我好奇许久的仍然是那么问题:绮罗星为何胆敢去寻找王之柱做自己的成员?这是不是说明了,王之柱的继承人并不一定需要守护巫女——这或许并不是他的职责,而甚至可能,曾经有过王之柱的继承人,是绮罗星的成员。

       又一位巫女离开了小岛,相信到了最后,和子也能离开小岛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吧。当想做的事与必须做的事一致的时候,世界的声音,清晰可闻。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